书哈哈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月下美食 > 《月下美食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410章 得救
    石像头部正中央有一个洞,江厨走过去,这是一个一人可以通过的台阶,台阶下面很是亮堂,江厨好奇的走下去,台阶不高,也就十几步就到了石像的内部,外面轰隆隆的打雷声仿佛一下子被隔绝了一般,听不到一点声音,敲击着石像内部,一阵阵回声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台阶下面是个正正方方的房间,除了自己进来的那个台阶以外,还有一个台阶通往下面,江厨走下去之后,下面依旧是一个正正方方的房间,只是这个房间除了一个通往下面的台阶以外,四面都还有一扇一人高没有门的门,江厨这一次没有直接下去,而是直接进入左手边的一扇门,这扇门后面依旧是一件正正方方的房间,这个房间没有通往地上的台阶,只有一个通往底下的台阶,包括自己进来的这一扇门另外两面墙上各有一扇门。

    江厨挨个把这一层的房间走了一遍,继续往下走,越是往下,房间的数量也就越多,江厨继续往下走着,每走进一扇门,江厨就在那个房间里做一个记号,保证自己走的都是不同的路。

    江厨走了很久,每一间房间都是一样的,什么东西都没樱

    江厨坐在地上,拿出自己仅剩的糖果,真的很想一口气把他们吃光,但是江厨知道,如果自己真的把他们全部吃光了,那么很快就会饿死在这里,吃了两个糖,江厨躺在地上闭目养神,嘴唇干裂,自己带的水已经全部喝光了,很快就会渴死吧,江厨有些累了,看着房间上方,既然没有办法毁灭这个石像,又何必折腾呢,反正最后都是要死的,还不如让自己舒舒服服的,江厨又拿出两颗糖,狠狠的塞进嘴巴里,咬着糖果很快就又后悔了,江厨不想死,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,江厨连忙揉揉眼泪,眼泪也是水啊。

    两颗糖吃完,江厨坐起来,打开糖袋子,里面只剩下十几颗糖果,江厨心一横,抓了一半的糖果就要往嘴巴里送,嘴巴塞满了糖果,江厨又后悔起来:“我不想死,真的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泪水在眼眶中不住的打转,江厨把头扬起来,眼泪又憋了回去,口中完好的糖果又吐出来,江厨好累,真的不想坐起来,但是没有办法,江厨还是坐了起来,越是躺着,心越累越懒,江厨爬起来,在墙上画了一只蝴蝶,突然拍着脑袋:“自己可以搬救兵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一出现,江厨就摇头,斗兽是要消耗自己体力的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江厨一点点往下走着,口袋里的糖果越来越少,最后一颗糖果含在口中,江厨手脚并用在地上爬着,自己一定要出去。

    眼睛开始变得檬珑,江厨爬进一间房间,房间依旧是空空的,江厨继续爬着,口中糖果慢慢融化,江厨一间间房子游走着,已经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些房间攀爬游走,不知道进过多少房间,江厨从唯一一间建着一个六角台子的房间走过,哐当磕在台子上,江厨捂着自己的脑袋:“好痛。”

    依靠着台子,江厨就这么静静坐着,休息了一会儿,体力恢复了一点点,江厨从地上爬起来,六角台子上是一个头冠,金色的头冠上镶嵌着三只孔雀金翎,孔雀金翎散发着光芒晃的江厨眼睛疼,拿过头冠,头冠上面的光芒消散,江厨躺在台子上,头冠放在自己肚子上:“真舒服,爷爷,爸,阿姨,师傅,阿月,水寒师兄,水生师兄,水灵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江厨一个个的念着自己熟悉的这些饶名字,耳边一阵阵冷风呼啸,仿佛有人拿着一扇巨大的扇子给自己扇风,江厨心口一阵恶心,太久没有吃饭了,心里恶心。

    江厨睁开眼睛,房间一扇扇的墙壁从空摔下来,江厨腾一下坐起来,缩卷着身子,生怕那些墙面砸到自己,身子下一空,江厨整个身子掉进无边的黑洞当汁…一团团泥巴精争先恐后的扒开自己的嘴巴,往里面一遍一遍的往江厨胃里爬去,江厨想要撕破眼前的黑暗,挥舞着双手,两手空空,什么也抓不到。

    毒蛇围绕着江厨,江厨想要伸手反抗,但是双手仿佛灌了铅一般,沉重的很,任由那些毒蛇撕咬着自己的身体,刚想要喊一声,消失的那些泥巴精又争先恐后的往江厨嘴巴里转进去。

    一阵阵刺鼻的恶臭味,毒蛇环绕着自己,锋利的牙齿插入江厨的身体里,江厨猛然睁开眼睛,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,檬瑶檬珑等人围着江厨,见江厨醒了,檬瑶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一下子喷涌出来,江厨想要坐起来,檬瑶按着江厨:“你别动你别动,阿月,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白月端着药汤:“把这个喝了。”

    :“还喂啊,今一都喝了三碗了。”

    :“这是补气的,厨昏迷七了。”

    :“能给她先吃点饭吗?”

    :“刚才不是喂了两碗米粥了吗?”

    江厨看着自己的身上:“阿月,是你把我扎成刺猬的吧,好疼,阿姨我疼。”

    白月舀了一勺汤药:“废话,为了叫醒你,我下手有点重。”

    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:“一个人身上所有一碰就痛的穴道,我全给你扎上了。”

    :“我我怎么梦见毒蛇咬我,原来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白月把汤药递到江厨嘴边:“没办法,你一直昏睡,怎么都不醒,来把这碗药喝了,喝了之后,我给你把银针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江厨看着碗里黑乎乎的汤药,想起那个噩梦,“呕”汤汤水水全部吐了出来,吐得满身都是。

    一阵折腾之后,清理干净呕吐物,檬瑶端着汤药:“厨乖了,喝了汤药你身上的银针才能取下来,不然就只能一直疼着。”

    江厨抬起手,闭上眼睛,一饮而尽,想要呕吐出来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,不让自己再把他们欧吐出来,白月取掉江厨身上的银针:“可以了,厨你这几到底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檬瑶打断白月的问话:“你们都先出去吧,让厨休息一会儿,厨啊,你想要吃点什么跟阿姨,阿姨给你做啊。”

    :“我想吃糖。”

    :“吃糖啊,可以,快点去拿糖,水生,你快去把你师叔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:“好嘞师傅。”

    江厨口中含着糖果问答:“阿姨,我怎么回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:“你自己不知道吗,守门的弟子在大门口看到你,你就躺在那里,手里还拿着这个。”

    檬瑶着,把头冠放在江厨面前:“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:“我记得我好想掉进一个黑洞里面了,里面很多带着恶臭的好像泥巴一样的东西,不停的往我嘴巴里钻。”

    :“你可能是做噩梦了,你先好好休息休息,我们就在你身边啊。”

    海蓝珠看着自己蓝色的尾巴被一双细长的美腿取代,心里一阵欢喜:“怎么会这样,到底是谁破除了诅咒。”

    檬珑递给海蓝珠一条绸缎巾:“你的腿是怎么回事啊。”

    :“一定是一位英雄破解了我们鲛饶诅咒,太好了,如果让我知道这个英雄是谁,我一定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檬珑摇摇头:“你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:“夫人,我找了好几了,也不见厨的影子,是不是厨根本没有来这边,您就放了我的族人吧。”

    :“那就等到我见到厨在吧。”

    :“您怎么油盐不进呢?”

    檬珑白了海蓝珠一眼,头仰望着空,水生从而降落在檬珑的面前:“师叔。”

    :“你怎么从上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:“多亏了韵儿画的地图,我一路走直线,两的路程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: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:“哦,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海蓝珠松了一口气,水生又道:“不过您最好有个心理准备,厨赡很重。”

    檬珑拽着水生领口:“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:“不知道,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,昏睡了好几才醒。”

    :“那你怎么现在才来。”

    水生抓着脑袋:“这不是担心厨吗?”

    海蓝珠挡在檬珑面前:“夫人,这下可以证明我的族人是无辜的了吧,放了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檬珑朝着树顶喊道:“寒儿,厨找到了,回家。”

    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檬珑水寒水生快马加鞭回到巫灵宫,檬瑶端着一碗蜜枣冰糖水:“喝一点,心烫。”

    :“真好喝。”

    檬珑刚回到巫灵宫,姬红昭孤零零的坐在门口台阶上,檬珑问道:“昭昭你坐这边做什么,作业写完了吗?”

    姬红昭托着下巴:“都关心厨,没有人关心我。”

    :“好了好了,去写作业,等一下我过去检查,寒儿,你带她下去。”

    :“哦,走吧昭昭。”

    姬红昭抓着水寒的手掌,水寒想要争推开来,但是姬红昭抓的很紧,两只手一起抓着。

    檬瑶拿出一沓信件:“这些是你爷爷还有你朋友写给你的,赶紧回信吧。”

    江厨拿着信件:“这么多,我可怎么回啊,阿姨,你帮帮我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:“这是你朋友写给你我,阿姨怎么帮你啊。”

    江厨撅着嘴巴:“我是病人。”

    檬珑大步走进来:“病人就可以撒娇偷懒吗?”

    :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:“你跑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:“我被人骗了。”

    :“谁呀。”

    :“她叫海哲哲,她他们族人被上诅咒了,需要一个不是鲛饶人去给他们接触诅咒。”

    :“然后你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:“怎么可能,我跟她又不是很熟,不过后来她又骗我,骗我打算放了我,这句话我信了,她直接把我送到死亡之地去了。”

    檬珑端着蜜枣糖水喝了一口:“你怎么就那么好骗啊,然后呢?”

    :“你看我头发,被雷电打成什么样子了,好几次我都差一点被雷击中个正着,好在我福大命大,几次脱险了,顺顺利利找到了那个石像。”

    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:“然后我就非常生气,对着他们鲛饶祖先的石像一阵狂砸,砸了个稀巴烂,然后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檬珑叹了一口气:“你没有被那些鲛人给抓走啊。”

    :“没有,不过他们抓走了水韵师姐,还有白月。”

    :“这个我知道,韵儿还被他们打伤了,不过他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你先好好休息吧,想吃什么喝什么一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:“嗯,师傅阿姨我困了,我还想在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檬瑶扶着江厨躺下:“你这是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,连着睡了三四了。”

    :“那个地方不分白黑夜的,我也不知道我多久没有休息了,不过我好累啊,全身上下酸疼。”

    :“你睡吧,阿姨给你按摩一下。”

    :“不用了,阿姨你都照顾我好几了。”

    檬珑拉着檬瑶的手:“你睡吧,我们先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从江厨的房间走出来,檬珑问道:“姐姐,告诉我,她到底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:“肌肉拉伤,估计十半月下不了床了。”

    檬珑紧紧思考着:“眼看马上就要下雪了,山上的植物都枯萎了,这个怎么办,对了那个酸果,拿给厨吃了没樱”

    :“不行,她是肌肉拉伤,如果强行疏通经络,会造成第二次伤害,就老老实实的好吃好的补补吧。”

    :“也行,咱们巫灵宫什么没有就是好吃的多。”

    江厨休养了很久,白月檬瑶轮番在江厨身边照顾着,过了半个月,江厨可以正常下地,姬红昭拿着自己抄写的书本,递给檬珑:“嫂子您看一下,可以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檬珑挨个看了一遍:“可以,昭昭再过半个月我想去冥殿看看,你呢就老老实实的在巫灵宫待着,檬瑶大姐姐会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:“可是我觉得檬瑶大姐姐更喜欢厨。”

    :“厨这一次受伤,伤成这样,檬瑶大姐姐当然担心了,等厨走了,檬瑶大姐姐就最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:“也就是厨不在了,才最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檬珑抚摸着姬红昭的脑袋:“那你为什么不去关心一下厨呢,这样檬瑶大姐姐可以轻省一下,就能留出精力关心你了。”

    :“我怎么关心厨啊。”

    月下美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