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哈哈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福妻满满 > 章节目录 第351章 计划
    目送庞嬷嬷应声离去忙碌,福元圆思忖片刻,唤来银宝:“银宝,我记得离开乌韶城时,阿苏圣女送给你一条蛇?”

    在乌韶城时,银宝对阿苏圣女那条青蛇充满好奇,因为银宝相助让大长老出关解决了白水族的大难题,临行前阿苏圣女送了一条蛇给银宝。

    在福元圆看来,那就是被调教好的宠物蛇。

    银宝对她的宠物蛇可是宝贝得紧,用着阿苏圣女教的法子训练着,不知道而今训练得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银宝蹦跶地跑了过来,从怀里掏出一条灰蛇:“娘娘,你是银宝吗?它可乖了,刚刚在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银宝……

    福元圆默默地忍下了上翻的白眼,瞅了瞅银宝那放置蛇的胸口,忽地在想,银宝养的蛇会不会爱吃糖葫芦?

    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逗得嘴角一弯,福元圆咳了一声:“你这条蛇现在有什么本事?你能操控它吗?”

    银宝忙点头:“银宝可乖了,奴婢让它去哪儿就去哪儿,让它做啥就做啥!”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福元圆有点儿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银宝满面骄傲的神色,不忍伤了她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遂想了想道:“明日几位王妃过来玩时,能让你这蛇爬到某某人身上去吗?”

    福元圆声音不大,却把在屋里忙碌的几位大丫鬟都给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围在一旁,目光炯炯地看着福元圆。

    银宝歪着头,惊喜道:“娘娘,你是不是想让咱家银宝去吓唬晋王妃去?”

    福元圆眼底布满笑意。

    不错,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不在京城时,福元华既然惦记着在民间破坏她的名声,而今送上门来,总不能不讨回点利息吧?

    虽将胡嬷嬷送去了晋王府,福元华的下场不言而喻,但对福元华做的事,福元圆可没打算做到和她面和心善相见欢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银宝摩拳擦掌道,“你们,要不要银宝顺带咬晋王妃一嘴的?”

    一旁的翡翠忙制止道:“不成。若是晋王妃真的在咱们府中受了伤,宫里头怪罪下来对咱们可不利。”

    银宝点点头,嘿嘿一笑:“翡翠姐姐的是。那等奴婢去将银宝再好好训练训练,保准吓得晋王妃屁滚尿流还不伤她一根头发!”

    几位丫鬟被银宝逗得掩嘴直乐,纷纷给怎么吓福元华出着主意。

    福元圆忍俊不禁,暗叹一句她这几位丫鬟该不会是被她带歪了吧?

    见几人商量了好一会儿达成共识,福元圆又道:“翡翠,明日殿下在外院的水榭招呼几位王爷和五皇子,你去将咱们存着的金陵酒取上些出来给庞嬷嬷送去,就明日招待贵客用。”

    翡翠眨眨眼:“娘娘,要送几瓶过去?”

    太白居的金陵酒千金难买,府里虽然存了不少,但可珍稀得很。

    “送上两瓮过去。”

    福元圆微笑。

    金陵酒之香,她至今没见过不沉醉其中的人。

    明日这么好的大日子,晋王秦旭可是要亲自过来呢,自然不能慢待了贵客不是?

    想到镇国公一派暗中安排人想射杀秦泽,福元圆眼底便闪过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镇国公想扶持晋王上位,她偏要让他们无法如意。

    明日晋王夫妻过来,不能只关照福元华,秦旭她亦没打算放过。

    银宝眸光熠熠:“娘娘,咱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福元圆斜觑她一眼:“本宫记得水榭旁的湖上,你和安顺他们为了练凌波微步,在湖上倒腾了不少木桩子?”

    银宝点头。

    福元圆又道:“后来本宫让你们把那些木桩子铺设成简易的木桥,可修缮好了?”

    “早就修好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上了那木桥,是不是一个不心容易栽到水里?”

    银宝又点点头:“正是,若是大力踩踏,踩在临着水的木片上,用力不当的话会栽下去咧!”

    珊瑚诧异地睁圆了眼:“那径还有这蹊跷之处?平日里奴婢走过两回,没栽下湖呀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身子轻,”银宝笑道,“换个壮汉若是跌跌撞撞地踩上去,准保得摔下湖。”

    其实那木制径本来没有铺上木制桥面,只有几个木桩子让他们练习凌波微步。

    后来大家伙都练得差不多了,福元圆有日见到他们搭的木桩子曲折有趣,便吩咐在上头安置了薄薄的桥面。

    桥面用得薄,本是想着回头要练习凌波微步好拆掉,普通人走过去亦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主要是平日里下人极少会从那儿经过,除了某些淘气的,例如珊瑚,才会捡着好路不走走道。

    所以那看着粗糙却又别有一番趣致的木桥就从水榭一路通上了岸边。

    “娘娘,”银宝好奇心十足,“咱们要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福元圆眯起美眸,晋王夫妻来太子府,自然不能真的对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是惩戒一番却不会有碍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,若是喝醉了酒,不心摔下了湖怎么样?”福元圆慢悠悠地道。

    银宝一击掌:“这个好!娘娘,咱们湖里头还有高低不平的木桩子呢,若是不心栽了下去,没准还会撞到木桩子磕了碰了。”

    福元圆闻言,支着下巴想了想:“你见过山林里捕猎大型野兽的陷阱没?”

    银宝想了想:“娘娘是在陷阱里设炼剑的那种?”

    她着眼睛就亮了,“咱们在湖里整个这样的陷阱,那晋王掉下去就可以让他好生享受一下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能用刀剑,太过血腥,”福元圆笑得坏坏的,“木刺什么的,多来点就成。”

    这边布置好任务,福元圆心满意足地去睡了个美美的午觉。

    待睡醒起来时,已经是夕阳满。

    金黄的光线打在秦泽背后,带笑的俊脸满是宠溺:“满满,可睡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福元圆张嘴,声音带着沉睡后的暗哑。

    秦泽轻轻扶起她,拿起温水喂她喝了两口:“我听翡翠睡了有一个半时辰。”

    三个时?

    福元圆登时睁圆了眼,她居然那么能睡!

    秦泽却笑:“庞嬷嬷有了身子会嗜睡,这是因为咱们的孩子在满满肚子里努力长大。”

    福妻满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