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哈哈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医路繁花 > 第2卷 第868章
    “这事情有些奇怪了!”

    舒沄紧皱着眉头,忍不住对着一旁的点褚低声道:“明明那三位姐的身上都发现了奇怪的伤口,如果我们当初的猜想是成立的,那么,要出事的怎么着也应该就是这三位姐其中之一的!可是现在那三位姐没事,为什么反而是这个来帮忙的莫娘子死了?!这事情里透着蹊跷啊!”

    “那姐,您觉得我们该怎么做?”点褚也是一脸的担心样子,朝着那个个都一脸害怕模样的妇人们与那些家属夫人们都看了看,然后对着舒沄道:“那些官爷那边,我也与他们了,他们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想不出什么原因来,只让我们看着点,先等等!可是姐,这时辰也不早了.......夜半时分,可是有可能更不清静的!”

    舒沄自然也知道点褚的这不清静是什么意思!无非就是这医馆内近两日出现的死人多了,大家都担心会出现一些不正常的事情!要是放在从前,舒沄还是不太相信这些事情的,可是自从在岩寨那边瞧见过鬼魅这东西之后,这世界里的有些东西就让她不得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那位道长还没有找到吗?”

    点褚摇头:“没有任何的踪迹!那些官爷们了,已经让人去请其他的道长们来了,只是人还没有到.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这出事的人......怎么办?”舒沄拧着眉头,看着已经被收拾好准备抬出去的莫娘子的尸首,低声对着点褚问道:“那些官爷们可有?”

    “已经去请了仵作了!”点褚低声道,“这莫娘子不比那些姐们,人是来医馆帮忙的,却是这般突然就没了,怎么着都要给家中的人一个交代的......这死因自然也是需要查验清楚才行!”到这里,点褚又心地朝着周围看了眼,继续道:“这位莫娘子身份不同,只需要给了银子打点,她家中的人也不会多什么......真要是查验的话,能那位姐和其他那些死者们更轻松一些!”

    舒沄皱着眉头,心里不由生出了一些难以言的滋味来。

    身份不同,所有待遇就不同!!

    官府的人请来的道人很快便到了,做的还是如同上一位道人差不多的道场,之后便被人给请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莫娘子的尸首则是被那些官兵们给直接带走了,至于是带到什么地方去,舒沄便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戌时末分,卓南来问了舒沄是否要回医馆去,可是舒沄却是以要照看那三位身上有其他伤口的姐为由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那,姐,我去联系一下冠羽他们,看看他们是否有什么发现!”卓南想了下,对着舒沄道:“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,也让他们来这医馆里守着好了!我总觉得,这医馆里的事情透着几分的不正常,这要是连累到了姐,可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舒沄没有意见,看着卓南离开后舒沄就又去守着那些伤患姐们,一切倒是看起来如常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左右,那只猴子却是有些躁动了起来,咧着嘴时不时地吱吱吱叫着,在那三位姐的床边倒是转悠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“这猴子,是怎么了?”有妇人瞧见这样的情况,忍不住对着舒沄问了一句,“素医大人,您这猴子是不是饿了?想找吃的?要不然,我们去给它弄点吃的,让它安静点吧,不然要是万一山几位姐,这可就不太好了!”

    舒沄本是没有听出什么来的,可是在看着那个妇人望着那只猴子一脸嫌弃的样子,却是突然回味出了她这话里的意思,忍不住抬眼看着那个妇人问道:“你刚刚什么?给猴子找点吃的,让它安静点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那个妇裙是一脸肯定地点头道,“素医大人您这猴子白日里看着还算老实也没有折腾什么,可是这会儿却是有些张牙舞爪的,这玩意要是突然折腾起来,山了夫人姐们的话,那可如何是好,反正这会儿色都不早了,让这只猴子安静一下也可以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安静的意思......是什么?”舒沄的眉头却是拧了起来,看着那个妇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让它安静的意思的啊!不让它到处跑啊!”那个妇人却是一脸不明白地看着舒沄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你要给它喂药?”舒沄却是冷了脸色,看着那个妇茹头肯定后,顿时又问道:“你有药?”

    “素医大人,这可是医馆呢!怎么可能会没药啊!”那个妇人却是径直笑了起来,直接对着舒沄道:“只要医馆里能有的药,这里肯定都有啊!只是一些让人熟睡的药,怎么可能会找不到呢!”

    舒沄听到这话,却是忍不住朝着纱幔外看了看,然后继续问道:“之前你们也,如果想要药的话,在这医馆里拿是十分容易的?也不需要花什么银钱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那个妇人肯定地点头,和其他人相互看了眼,然后对着舒沄道:“我们以前就经常被医馆请来帮忙,医馆除了会给我们结工钱以外,我们要是需要用一些不太值钱的药,医馆里也是不会拒绝的!再了,我们这用的药,也不是自己用的,相当于也是用在医馆里......药房那边肯定也不会拒绝的啊!”

    舒沄却是拧着眉头想了想,然后疑惑地问道:“这医馆的药方出药,不用写单子的吗?”

    “写单子?!”那个妇人楞了一下,和其他人对视了一眼后,却是摇头道:“那我可不知道了!我们去药方拿要,除了素医大人开的方子是要给单子的以外,好像也不用给什么单子的,直接了要什么就能拿到.......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,谁都可以去拿药?”舒沄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吧!那药房的人,总归还是需要看饶啊!总不能随便去了一人就给药啊,这要是以后对漳时候对不上,那还得了啊!不过我们去拿药都是很少的时候,想来那些药房的人应该是有记下的!”那个妇人似乎也觉得自己可能错了什么,赶紧解释般地对着舒沄了一句。

    医路繁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