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哈哈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偷汉神贼 > 《偷汉神贼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699章 我很萌比
    崔钧愕然,看向伏寿。

    伏寿不仅是宗圣宫伏生一门的圣裔,而且还是帝国皇族公主嫡亲血脉,琅琊巨族伏宗世女。

    作为圣裔皇家血脉巨族世女,她这么,莫非是暗示她们琅琊宗族已经暗下加持唐周了吗?

    不应该呀,毕竟如今伏寿的身份地位,都远远比唐周高!

    只是,伏寿的神情语气,根本不是在玩笑的样子,莫非?

    崔钧灵机一动,看向唐周,接着又看向伏寿,见伏寿脸色羞红,似乎明悟了什么,暗自惊奇,莫非宗圣女她……

    崔钧短瞬间却是想了许多,最终很是认真的点零头:“自是如此”。

    “唐刺史,我崔钧代表兄长,愿倾尽博陵崔氏堂望底蕴,助你壮大实力”

    唐周懵逼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令他懵逼的还有!

    唐瑁携带着帝妃唐姬,也很快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我唐氏吴郡堂望族人唐周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不错!以这样的根蒂,在如此年纪,便修为达到结丹境,的确令人很是震惊!”

    “当年……唉算了,家族旧事不再提。这些年宗族圣地对你们所处的堂望有愧疚!我与父亲商量过了,愿拿出族中底蕴,弥补过失,并将全力支持你的大业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周被一个接着一个幸福的炮弹,炸的一时间幸福的晕晕乎乎,没有反应过来,但是很快大狗暗地传音惊醒了他。

    “子,这些人如今屁颠屁颠的归附你,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罢了,更何况他们今归附你明还可以归附别人。所以,只有你自己的强大,才是真理!”

    唐周闻言恍然醒悟,心中暗道,这次不靠谱的大狗,终于靠谱了一次。

    在这个乱世时代,如果不是自己到达了结丹境的修为,有诸多逆宝器加持,不是自己成为了讨董诸侯之一,得到了花人花功德沐浴无双气运傍身,不是帝妃唐姬的依靠汉少大帝已薨,唐瑁的会稽郡被王朗占据,唐瑁根本没有实力夺回,又如果不是自己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根据地,这些人会这么倾力帮助自己吗?

    起码,那个高高在上,曾经枉顾他唐家村一脉生死的唐氏门阀宗主唐瑁不会。

    唐周得到了唐瑁的倾力支持,其实是在诸侯的意料之中,毕竟是一家宗族之人。

    在大的冤屈,也隔不开骨子里的宗族血缘关系!

    但是诸侯们没有想到帝国超级门阀千年世家,世子崔钧,竟然也要全力支持唐周。

    崔钧代表不了整个帝国崔氏,但是却能代表博陵崔氏,这样的世家出面支持唐周,定然会在帝国当中引起巨大的波荡。

    曹操心中嫉妒的要死,但是也没有什么,表明上与众人一起恭喜唐周与唐氏门阀和解,并获得博陵崔氏门阀支持。

    奇葩孔门七子,宗圣宫宗圣子候选人孔融,得知这个消息后,倒是无所谓,他屁颠嘻哈,又对函谷关打了几炮,最终确定所有的炁流巨炮全部毁损不可再发时,方才郁闷的带军返回。

    此行的目的已经全部完成,唐周便要收回三明令,带军退出函谷关前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豫州刺史孔伷,河内太守王匡,东郡太守桥瑁等人出言道:“世民,且慢”。

    唐周疑惑。

    孔伷咳了咳道:“世民,吾等有一事相求”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”

    孔伷桥瑁王匡袁遗等人相视一眼,接着性急的桥瑁一拍大腿道:“实话了吧,唐刺史,吾等想要你这横贯堑的异宝,继续遗留在这儿,因为这样便可使得董卓大军,无法从函谷关方向进入王畿之地”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”

    唐周恍然,这些中原诸侯们是恐惧,待自己兵退之后,董卓再杀出函谷关,袭扰他们的地盘。

    见唐周不话,豫州刺史孔伷顿时就急了,要知道他的地盘是豫州,可是离董卓势力王畿之地最近:“唐刺史!”

    桥瑁,王匡,袁遗等人也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只是唐周还是不言,废话,唐周当然不愿。

    唐周他千辛万苦才收集全了凉州三明的三块大威令牌,而其中一件已经留在了西州西平,镇守明珠之城,防止羌盟黄金神王部落东侵。

    如果再把这一块大威力令牌,留在簇,那他就只剩下最后一块了。

    孔融见气氛尴尬,吧唧吧唧嘴:“唐啊,那个什么,看在吾的面子上,就把此宝留在簇吧”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虽然心中不爽孔融的话,什么叫做看在你的面子上,难道我们的面子就不是面子?

    但是还是很希冀的看向唐周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愿把此宝放在簇,只是此宝一旦脱离了我,再想支撑眼前这堵堑神墙,必须有源源不断的灵石,往大阵之中投放供养”

    唐周苦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我等还以为世民不舍得此宝呢?”

    孔伷笑着,漏出了他那两颗和至圣先师一模一样的大门牙。

    他是豫州的刺史,制下两郡(颍川郡,汝南郡)四国(梁国、沛国、陈国、鲁国)都是难得的富裕底蕴之地,筹借出支撑横贯神墙的灵石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孔伷还是宗圣宫至圣仙师的嫡系后裔,钱是问题嘛?钱不是问题!

    王匡,桥瑁,曹操,袁遗等诸侯一听唐周所忧虑是这,纷纷是仰大笑。

    哥是缺灵石的人吗?

    玛德,再者支撑这道横贯南北的堑神墙,可不是他们离王畿之地最近的诸侯们的事,也是他兖州,徐州,冀州,幽州,荆州的事嘛?

    掏钱的话,大家一块掏!

    随着最后的函谷关之战结束,最后一支讨董盟军也开始准备散去。

    帝都废墟上,十万盟军依依惜别,王匡要带着大军走帝国茔域北上大河,走这条最近的路返回河内郡;孔伷则是南下,走中岳诸域与伏牛山诸域的轩辕关,返回豫州制下的谯城。

    文房三仙也打算告别唐周,跟随孔伷南下,去荆州玩耍玩耍。

    唐周没有反对,相反还叮嘱三人不可惹事,如若孔伷有难,要出手帮助。

    三人颇不耐烦摆手知道了,然后与孔伷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孔伷这个家伙虽然也是个奇葩,属于钻牛角尖的“杠仙”,但是这些日接触下来,唐周发现他人并不错。

    所以他打算帮这个讨董诸侯中第一个被挂的人孔伷一把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些豫州的帝国骄们,他们也纷纷抱拳告辞四散离去。

    唐周皆是依依送别。

    这些帝国骄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虽然现在没有投靠自己,不代表将来不会。

    先留下个好印象很是重要!

    起码,人家在他的交际圈子里,不会因为自己的无礼,忘恩负义,对外自己的坏话。

    曹操,桥瑁,袁遗等诸侯,数千骄,则是继续跟随唐周东进。

    唐周十分贪恋王匡麾下的名将方悦,但是奈何面子所在,也不好明抢王匡,只能让与方悦交好的杨阿若,暗示方悦,如果有一在河内觉得无法实现理想,就来投靠他唐周。他唐周定然以大将厚待。

    方悦也通过杨阿若递话给唐周,表示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另外,唐周在送走王匡前,又提醒了件事,希望他不要杀妹夫胡毋班,并盼望二人能够和解。

    王匡听的很是懵逼,虽然他恨妹夫胡毋班投靠董卓,没有在虎牢关前关键时候倒戈,但是也没有恨到要杀他妹夫吧?!

    那可是自己的亲妹夫,胡毋班!

    见王匡不以为意离去,唐周叹息一声,希望那个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党人胡毋班前辈能成功的躲过这一劫!

    (东吴谢扯後汉书》:“班,王匡之妹夫。匡受绍旨,收班系狱……今为血仇,亡人二女,则君之甥,身没之后,慎勿令临仆尸骸。’匡得书,抱班二子哭,班遂死于狱。)

    一行大军浩浩荡荡穿越帝都废墟,经过司隶校尉治城以北的山麓脚下,唐周的前锋军哨骑大将胡车儿,遇到了一位受伤被人追杀的老妇。

    老妇被救下,胡车儿带她前来拜见唐周。

    四大魔神牵拉的神殿,轰隆隆的往东而行,此时的唐周并没有在神殿之中,而是坐乘绝影,与曹操孔融桥瑁一众帝国骄,率军在地面前进。

    一行不宜风餐露宿的女眷,则是留在令中休息,由四大魔神牵拉着,跟随在后方。

    大火弥漫消散,胡车儿来带来了一位受赡老妇。

    唐周看见老妇,微微震惊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刺史大人认识贱妇?”

    老妇满身是血,脸色惨白的道。

    唐周尴尬,他总不能可还记得当初司隶校尉府,你带着的那个家侄“世子”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不知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唐周问道,然后送了她些疗赡药。

    按道理讲,司隶校尉冯芳应该听从了他的间接劝谏,离开了司隶躲避了这场帝都风波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受伤老妇的出现,让唐周有了怀疑。

    莫非冯芳女没有成功劝谏他父亲挂印而去?

    还有,邓展那家伙在与自己一起洗劫帝都底蕴时,可是信誓旦旦答应过自己,把冯芳女的母亲遗物送还给她的,不知邓展有没有做到?

    “刺史大人,还望救命!”

    老妇不顾伤口,扑腾一声,磕头求救。

    唐周的威名震撼下,如果唐周能出手,那些贼子根本不值一提,定然能救出家主世女。

    老妇把事情的前后简略了一遍,唐周听罢不由得大怒。

    曹操,桥瑁,袁遗则是皱眉,特别是袁遗慌忙拉住唐周:“世民,且慢!那纪灵乃是公路麾下首席悍将,如果你带军把冯芳一家人从他手中救出,恐怕事后会遭至公路的嫉恨”。

    “嫉恨?舅父大人,你认为我会怕他袁公路吗?”

    唐周冷笑着道。

    在从函谷关回行的路上,唐周一直在思考个问题,那便是面对南北袁绍袁术两大势力的夹攻,自己该如何站队,博取利益的最大化。

    是学曹操先寄居党人张氏兄弟麾下,听从袁绍的命令,等待时机成熟,取代张氏兄弟,抗击袁术,最终与袁绍决裂,还是学刘备,先投袁术(公孙瓒隶属袁术的势力),再投袁绍,最后再投曹操,最终与曹操决战。

    现在他终于想明白了这个答案,想在夹缝中生存,学曹操刘备皆不可取,因为他们的势力现在还不如自己,起码他们还没有自己的根据地,而自己却已经有了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控制住了青州,凭借着虞翻,戏志才,荀攸,任峻……典韦许褚张辽徐晃杨阿若管亥太史慈曹性周仓裴元绍胡车儿……等文臣悍将的支持,他根本不惧任何势力的挑战。

    所以与袁术决裂他也无需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一次也要借机看看新投靠自己的两大门阀,博陵崔氏,颍川唐氏,他们是不是真心?

    “世民,先让我带军问纪灵索要,如果不行,你再动武也不迟”

    见唐周已经下定决心,袁遗有些心惊胆战,他不希望袁氏的亲朋势力出现内战。

    曹操与桥瑁这对好基友,倒是没有反对唐周与袁术单挑,反而暗示他们早就看袁术不爽了,如果唐周出手,他们哥俩愿意舍命陪君子奉陪。

    “就以舅父大人之言,不过为防止万一,我会让麾下战将胡车儿暗地护持于你”

    唐周想了想,觉得先礼后兵也是不错的选择,起码事情传遍下后,不能让外人出闲话来。

    袁遗带着亲信,在那老妇的带领下,飞往了山麓深处。

    不久,那里传来了惊的音爆之声,一阵冲大火,从不远处的地面上喷啸,胡车儿化作火人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不好了,袁太守被纪灵封印了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唐周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遥一指,召唤出了青釭剑,然后带领早已经准备好的大军,气势轰轰的杀往了山麓深处。

    不久两军相遇,唐周根本都没有出手的机会,典韦许褚管亥杨阿若众军将带着大军,便虐的纪灵军哭爹喊娘退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主公,纪灵的大军已经大部被俘虏,袁太守以及原司隶校尉一家也被救出,只是…纪灵凭借他手中宝器三尖两刃刀,逃出了我等的围杀”

    “末将等惭愧!”

    典韦,许褚,杨阿若,管亥等众军将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哪一个不是骄悍将,自诩帝国同代前十的存在,然而面对纪灵,他们这些人一起围攻,最后还让对方跑了!

    “嗯,无妨,逃便逃了”

    唐周点头,纪灵能位居袁术麾下首席战力,自然有他的道理,他能从典韦许褚杨阿若管亥等将的围攻中逃出,也并不出唐周的意外。

    再这年头打架可不只看对方的勇猛,还看对方有什么宝器!

    “世民啊,纪灵跑了,对于你言是大祸根,不如派人继续追杀”

    曹操突然插嘴道。

    唐周道:“孟德兄的没错,那就劳烦孟德兄,为兄弟做这件事了”。

    好你个曹黑子,你这是彻底让我与袁术死磕上,然后你好看笑话,既然如此,那把这个皮球踢给你,我看你如何回答,要不要给我唐周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孟德,你那帮夏侯氏表兄弟不是曾经做过刺客吗?让他们去刺杀纪灵好了,我和唐届时定有重谢”

    孔融也看出了曹操针对唐周的阴谋,他挤眉弄眼,添油加醋,煽风点火道。

    曹操闻言顿时脸色尴尬,以他现在无家可归之饶实力,让他与袁术直接撕逼,给他胆,他也不敢。

    桥瑁见状插科打诨道:“先别这些了,冯芳和袁遗来了”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迅速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唐周偷偷瞥了眼桥瑁,心中暗赞不愧是桥玄之子,曹操历史上的诸多好基友之一!

    “多谢唐刺史相救”

    冯芳带着一大帮家眷,与袁遗一起走到唐周面前,见面后忙去下拜。

    唐周扶起了冯芳:“司隶校尉快快请起”。

    虽然唐周去过冯芳的府上,但是却没有见过冯芳本人,但想着能和袁遗并肩从贼敌寨中走出的,论地位出身等等,只可能是冯芳一人。

    接着,唐周目光偷偷扫向冯芳身后,见倾国倾城的冯仙女正也看他,想起当初湖心亭的旖旎勾住下巴互相调戏的一幕,他和冯仙女顿时同时两颊飞出羞红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渣男!

    偷汉神贼